您好!今天是: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妇女维权 » 以案说法

我市农嫁女妇女维权案例入选全国妇联“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案例”

2015-12-09 09:34:49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市妇联权益部
分享到:

 
    近日,全国妇联在北京召开首次“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案例”发布会。全国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谭琳、司法部法制宣传司司长王晓光、中央综治办三室副主任王雪鹏等领导出席会议。会议发布了“依法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十大案例”,温州市妇联选送的由瑞安市妇联、瑞安信泰律师事务所承办的《**村侵害金某某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案》入选并在会上受到隆重表彰。
    在专家点评环节,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薛宁兰点评了我市妇女维权案例《**村侵害金某某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案》,她认为该案在农村妇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类案件中具有典型意义。她肯定了温州市各级妇联在这个案例中所发挥的作用,正是各级妇联主动充当妇女“娘家人”角色,多方奔走,积极与相关部门沟通协调,最终使受理该案的法院一审二审作出了支持金家母女诉求的判决,依法维护了妇女合法权益,也表明了司法机关对于侵害妇女合法权益的村规民约有权作出规定性的判决。她同时指出,仅仅有维护妇女性别平等、保护妇女权益的立法是不够的,相关组织和人员要转变歧视妇女的观念,正确理解和执行国家法律法规政策,才能保障妇女全面参与社会发展,平等享有经济社会发展成果。
    据悉,《**村侵害金某某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案》是我省该次唯一入选的案例。据了解,此次入选的十个案例由全国妇联联合中国女法官协会、中国女检察官协会和全国律协女律师协会推选而出,不仅在妇女儿童权益类型上具有代表性,更体现了参与办案的法官、律师、妇联干部的尽职尽责,在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方面的显著作用。我市各级妇联将珍惜荣誉,继续以妇女群众的需求为导向,加大维权力度,切实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
 
    案情链接——
 
    基本情况:
    金某系瑞安市飞云街道某村村民。婚后,其将户口迁到了丈夫户籍所在村。1994年,金某离婚,她带着年幼的女儿金某某回到娘家,并把户口迁回娘家村,靠打零工抚养女儿,母女俩相依为命。1999年,金家母女与村里签订了集体土地承包合同,期限为20年,并于同年5月取得土地承包证。之后,村里部分集体土地被国家征收。然而,在补偿款发放时,金家母女却受到歧视性待遇:她们在补偿的地亩数上,只有实际承包地的三分之一;在人口的补偿标准上,该村对金某按统一标准的80%,金某某按统一标准的50%计算,母女二人实际所得补偿款远远低于应得数额。
遭受不平等待遇的母女俩要求村里补足剩余补偿款,但村经济合作社与村民委员会对金家母女的诉求毫不理会,金某与女儿多次找到村干部协商,却遭到蛮横无理的拒绝。自此,这对孤苦无依的母女踏上漫漫维权之路,她们先后找上多个部门投诉、上访,结果却是屡屡碰壁。五年的努力毫无结果,走投无路的金家母女最终找到虞爱萍律师。
    办案过程及结果:
    虞爱萍律师在递交诉状后,针对法院迟迟不予立案的现状,及时向瑞安市妇联及温州市妇联反映情况。温州市妇联对此案高度重视,积极对接市中院立案庭和民四庭,要求中院根据《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为我市农村综合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温中法〔2013〕72号,以下简称《意见》)第10条的规定,督促瑞安市法院对金家母女的案件予以立案。最终,功夫不负苦心人,瑞安市法院终于受理了金家母女的诉求。案件经一审后金家母女胜诉,但其村民委员会、村经济合作社不服一审判决向市中院提起上诉,温州市妇联积极对接中院,要求中院对此案高度重视并公开庭审此案。
市中院于2015年1月开庭审理此案。庭审当天,市妇联组织各县(市、区)妇联分管领导和维权干部、市巾帼维权志愿者近30人由市妇联分管副主席亲自带队旁听该案庭审,为金家母女声援助阵。法庭上,金家母女所在村集体经济组织主任否认她们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虞律师犀利地指出,金家母女不仅户籍信息上显示为该村村民,更重要的是,她们自觉履行缴纳村建设费、卫生费等村民义务;并且,她们在该村也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此外,虞律师还指出,金家母女与所在村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的行为,以及两次分配征地补偿款给金家母女均无可辩驳地表明,所在村认可金家母女村集体成员身份。
    接着,金家母女所在村代理律师拿出2012年该村村民委员会通过的,也是作为分配依据的《分配方案》,并声称因为金家母女没有居住在该村,也不以该村土地为生活来源。对此,虞律师做出了强有力的反驳,并尖锐地指出:如果可以肆意侵害不在农村居住村民的土地权益,那么中国千千万万的农民工脱离农村,他们的土地权益是否也可以被随意的侵害剥夺?如果是这样,那连最广大基层群众合法权益都保护不了又何谈法治中国。更何况,《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等多部法律中明确规定了妇女与男子享有同等承包土地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侵害。而该村的分配方案显然是与法律相背道而驰的。既然该村《分配方案》违法,而金家母女又是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且她们与村集体还有合法有效的土地承包合同,那么金家母女就有权得到,且应该得到,足额的土地补偿。
    最终法院采纳了虞律师的代理意见,判令金家母女所在村集体在十日内支付金家母女剩余土地补偿款,金家母女胜诉!
一审判决后,该村村委会和村集体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二审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启示:
    金家母女最终能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得益于温州市各级妇联一直以来“迎难而上”,在利用调研成果并借鉴外地经验的基础上,借助《意见》出台之机,多次对接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拜访会商、沟通协调、工作建议等方式争取他们的大力支持,最终推动将第9条(依法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人民法院在审理涉农纠纷案件中应当加强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识别,科学准确地界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加强在册农业户口的“农嫁女”、丧偶妇女、离异妇女、入赘女婿及其子女等人群的合法权利保护,使其享有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的分配权)、第10条(注重保护“农嫁女”合法权益。“农嫁女”户口在本村且在承包时拥有土地的,其请求对征地补偿费享有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的分配权,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农嫁女”请求享有除征地补偿费以外的其他集体经济收益同等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农嫁女”与城镇居民、外村村民结婚,户籍仍在本集体经济组织,且未在嫁入地享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的,其请求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享有同等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两条条款纳入《意见》。正是《意见》第10条不足300字的条款,让法院开了“口子”,使案件可以立案。可以说,《意见》的出台为农村妇女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的土地相关权益提供了保障。
    本案的全面胜诉,还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一是,给村干部敲响警钟,自治也要在法律范围内自治,村规民约、实施方案都不能与法律相抵触;二是可指导持有土地承包权证的农村妇女有效维护土地相关权益,法院判例的指导性给农嫁女维护土地相关权益敞开了一扇大门。
    市妇联权益部供稿
  • “三严三实”专题教育
  • 十三五妇女儿童规划建议
  •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 温州市第十二次妇女代表大会
  • 妇女关爱基金
  • 我要举报
  • 作风建设意见箱
  • 12338妇女维权信箱
  • 主席信箱
  • 电子信箱
  • 微博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