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巾帼风采

赵墨佳:乐清妹子获国家音乐赛事最高奖项

2017-12-01 15:20:29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乐清市妇联
分享到:

 

    11月27日是上海音乐学院90周年华诞,当晚,乐清女孩赵墨佳在广州领取了中国音乐金钟奖的奖杯。这座奖杯,既是她送给母校最好的生日礼物,也是她给自己即将结束的求学生涯交出的最满意的答卷。
    备战音乐界“奥运会”
    赵墨佳是乐成人,从3岁半开始学习古筝。20年漫漫古筝路,她如一朵淡雅的木槿花,在舞台上绽放出夺人的光彩,打动了评审,感染了观众。
    作为上海音乐学院在读的研究生,今年4月,赵墨佳成为学校选拔出参加中国音乐金钟奖比赛的选手,开始了历时半年的参赛准备。
    金钟奖古筝比赛每4年举办一次,规格高、难度大,在业内大家都称之为音乐界的“奥运会”。能代表学校参赛,她既感到光荣又压力满满。
    从4月开始,她便加长了自己练琴的时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基本都在练习。到决赛前1个月,在老师的帮助下,她开始一周两到三次的走台练习。“走台就是当正式比赛一样,穿演出服带妆,所有流程都参照比赛。”赵墨佳说,今年金钟奖的比赛规则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如在48强复赛时,所有评委盲听选手比赛,只能听不能看,确保了比赛的公平性。以往决赛只需和自带的钢琴手磨合即可,这次改成采用与交响乐团合作的方式,这对参赛选手的音乐素养和临场发挥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决赛前一天,每位决赛选手与交响乐团磨合的时间只有半小时,但我的两首曲子《望秦川》和《如是》弹完就不止半个小时了,因此只能挑最重要的选段与乐队配合一下,第二天的决赛全靠临场发挥了。”话虽如此,但现场赵墨佳与整个乐团默契配合,让评委看到了她超强的综合实力。
    下场后长吁一口气的赵墨佳说,她目前在上海馨忆民族室内乐团实习,因此平时常有机会和乐团合作。正是得益于平时的合奏积累,她此次比赛十分自信。“能到最后的决赛,均是国内最高水平的选手,大家专业都很强,考验的就是心理素质和临场发挥了。”赵墨佳调皮地说,好在自己经受住了考验。比赛视频里,她的表现hold住全场,淡定又大气。
    站着学古筝的孩子
    赵墨佳在3岁半时,父母觉得她应该学习一样乐器当兴趣爱好,于是领她到了启蒙老师王前进面前。可是个头太小,老师觉得可以等她大一点再说。当赵墨佳表演完唱歌跳舞后,老师看到她在音乐方面极高天赋,就收下了她。
    可古筝对于她来说是个庞然大物,坐在凳子上根本够不着低音区的琴弦,她只好站着练琴,父亲还为她制作一个木盒子踩在脚下垫高。可新鲜劲一过,她在筝前就坐不住了,学到古筝五级需要左右手配合弹时,练琴也变得越来越令她厌烦。可母亲的鼓励和督促,让她坚持了下来,而这也成就了她以后的人生。
    小学三年级时,她休学在家练琴,所有文化课自学。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附小,她跟随王蔚教授学习。
    “其实我在上音附小、附中都不太用功,疯玩了6年,买了个随身听大量听流行歌,每周专业课前,才练习一下曲子,哪怕是新曲子。”初三时,赵墨佳参加了文华奖的少年组比赛,没有得到任何奖项,这让她大受打击,她才开始意识到自己浪费了无数练琴的时间。
    回到学校后赵墨佳开始拼命练琴,手指技术也是在高一那年开始真正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收获也随之而来。赵墨佳获得第四届国际古筝比赛青年专业组金奖第一名、国际第四届中国器乐赛专业青年组特金奖等众多专业赛事奖项。
    只为每次完美绽放
    2015年,她在上海举办了个人音乐会。回忆当时的场景,著名音乐评论家吴申仍是印象深刻,早在音乐会前,上海音乐学院的古筝教授王蔚和祁瑶分别给他打电话、发消息,请他去看音乐会。“弹筝者很多,我已多年没关注,这两位教授都是上音最严厉的教授,认识十多年,从未邀请我去看她们自己学生的音乐会,赵墨佳分量不轻。”听完音乐会后,吴申评价她是难得的古筝后起之秀,经雕琢后会成长为一名大气的音乐家。
    在这场个人音乐会里,一首由赵墨佳自己创作、演奏的《蕣》得到了极高的评价、现场掌声雷动。辞海上关于“蕣”的解释就是“木槿”。赵墨佳说,她的创作灵感源于白居易的诗句:“松树千年终是朽,槿花一日自为荣。”木槿花朝开暮落,却不自怜自哀。每一次盛开都倾尽所有般绽放,凋谢是为了再次绚烂。拥有坚韧品质的木槿花,就如同自己这样的古筝乐手一样,台上几分钟绚烂,台下是数十年的坚持和努力,只为下一次更完美地绽放。
    “小学、初中疯玩的6年,我听大量流行音乐,《蕣》这首曲子没有局限于大民乐惯性的处理模式里,比较接地气。”她认为,古筝创作曲很多都来源于专业作曲家的创作,比较晦涩,难于打动观众。但她作为演奏者和创作者,凭着直觉创作曲子,心底的声音更接地气,应该可以打动观众。
    每一次比赛,赵墨佳都能看到自己的成长,这也是支撑她这么多年越挫越勇的原因。赛后她会默默收藏比赛视频,隔一段时间翻出来看看,嘲笑之前的差劲,也会惊喜发现自己的进步。
    学音乐不像数学,数学再难也有个标准答案,可是音乐没有,在寻求答案的过程中,除了专业老师的指点,更多的是自己摸索。但练琴也并不是越久越好,有时候练越多越迷惘,只是手指在机械运动,不知道在弹什么,需要自己尽快调整。老师提出一些抽象的要求,也只能靠意会,但这些都是古筝的魅力,她自称是“痛并快乐着”。
   “现在的我,再也不需要任何人督促练琴了,有的只是自我对音乐的追求,金钟奖过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会更加享受这20年古筝之路带来的收获,继续奔跑在下一个20年的路上。”11月29日,背着奖杯、古筝从广州回到学校的赵墨佳,还未来得及接受老师、同学们的恭喜,已经投入了乐团的排练。12月12日,她将举办自己的硕士毕业音乐会,那将是她又一次对自己的总结和提炼。
   (乐清市妇联供稿)

 

  • “三严三实”专题教育
  • 十三五妇女儿童规划建议
  •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专栏
  • 温州市第十二次妇女代表大会
  • 妇女关爱基金
  • 我要举报
  • 作风建设意见箱
  • 12338妇女维权信箱
  • 主席信箱
  • 电子信箱
  • 微博链接